巴菲特的账单与拜登的供应链

原标题:伟伟道来 | 巴菲特的账单与拜登的供应链

经济观察网王义伟/文

商人无祖国。

但是,享誉全球的股神巴菲特却常把祖国挂在嘴边。他说的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没有人能通过做空自己的祖国而致富。2月27日,已经90岁高龄的巴菲特依照惯例发出致股东信。在这封翻译成中文长达1.3万字的信中,巴菲特再一次为美国背书。他说:“我们依然怀着宪法所赋予我们的成为‘一个更完美联邦’的愿望。虽然这方面的进展是缓慢的、不均衡的,而且常常令人沮丧。然而,我们已经向前迈进,并将继续这样做。我们坚定不移的结论是:永远不要做空美国。”

巴菲特时常把祖国、把美国挂在嘴边,应该是人为地给自己戴了一顶高帽子。在这顶高帽子的下面,隐藏着他出色的、从全球成千上万家上市公司中捕获“猎物”的能力。价值投资,说起来简单,寻找那些有优秀护城河、能够高速成长的企业就行了。但真正具备这个能力的个人,放眼天下,真的是屈指可数。截止去年年底,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市值高达2810亿美元,这家公司在2020年赚取的净利润是425亿美元。

在疫情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这份账单可以说已经相当出色了。

当然,这份账单也有一个非常刺眼的“污点”,巴菲特老马失蹄,因为一个投资失误,巨亏110亿美元。

对此,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是这么解释的:“那笔难看的110亿美元减记,几乎完全量化了我在2016年犯下的一个错误。那一年,伯克希尔收购了精密铸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我为这家公司付出了过多代价。”

查询伯克希尔的投资记录可知,2016年1月29日,巴菲特出巨资370亿美元入股精密铸件公司。5年过去了,这笔投资亏损了110亿美元。根据巴菲特的致股东信,这笔亏损应该主要出现在2020年。“去年,整个航空工业的不利发展暴露了我的错误判断,航空工业是他们(精密铸件公司)最重要的客户来源。”

这样的话,造成巴菲特投资亏损的真正原因就很明显了,是疫情。因为疫情重创了全球航空业,而航空工业又是精密铸件的最重要的客户来源,所以,这样的亏损,几乎属于不可抗力。

尽管亏损了110亿美元,巴菲特依然不承认自己的投资是失误的,“精密铸件公司其实是一家很好的公司,是其相关领域中的佼佼者。”“到现在我都依然坚信,当年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即随着时间推移,精密铸件公司将在其投入的净有形资产中获得丰厚的回报。”

笔者赞同巴菲特的自我辩护,在投资精密铸件这件事情上,他老人家确实眼光独到。

如果不是巴菲特,也许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精密铸件这家公司。但是,当巴菲特投资了这家公司,外界就会恍然大悟,在航空工业的产业链上,这家公司占据着关键的一环。而航空工业是美国最强大的工业部门之一,某种程度上,美国的航空发动机就是美国经济的发动机。

但是谁又能想到呢,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球航空业哀鸿一片。覆巢之下,巴菲特也未能幸免。

将巴菲特的投资亏损与拜登团队最近施行的供应链审查放在一起分析,还是很有意义的。

2月24日,拜登签署了一项总统行政命令。根据这项命令,美国将对半导体芯片、电动汽车大容量电池、稀土矿产和药品的供应链进行为期100天的审查。白宫方面表示:“美国必须确保生产短缺、贸易中断、自然灾害以及外国竞争对手和对手的潜在行动永远不会让美国再次变得脆弱。”

舆论普遍认为,拜登发起的4个供应链审查,是冲中国来的,是想摆脱对中国的依赖。这样的观点,是有道理的,毕竟,在稀土领域,中国的产品占据主导地位,在医药领域,别的不说,最新的、让美国国会议员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美国超过8成的针头、注射器都来自中国。所以,拜登下令审查供应链,看似很有道理。

但是,巴菲特的投资亏损揭示了另一个真相:供应链固然重要,市场比供应链更重要。

疫情导致坐飞机出行的旅客少了,航空公司亏了;航空公司为了减亏,少买飞机了,飞机制造商亏了;飞机制造商没有订单,减少产量,发动机制造商也亏了;发动机制造商不再订购零部件,于是,巴菲特投资的精密铸件亏了。

没有市场,再完美的供应链也没有意义。

因此,对于拜登而言,当务之急是重启美国经济,让市场再度活络起来。从这个角度分析,他的1.9万亿美元纾困方案,尽管有些猛,也还算是对症下药。而意识形态挂帅的供应链审查,则明显是多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