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弘芯全员遣散 前CEO蒋尚义被曝“是被骗进”公司

原标题:武汉弘芯全员遣散!千亿芯片项目烂尾无人接盘,前CEO蒋尚义被曝“是被骗进”公司

贾浩楠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千亿投资项目爆雷的芯片公司武汉弘芯,离终结又近一步。

集微网爆料,昨天,弘芯正式下文,遣散全部员工。

三个毫无半导体背景,甚至学历不高的创始人连环做局,撬动了武汉地方政府承诺投入千亿资金,直言瞄准14nm以下工艺。

弘芯甚至还请来了前台积电二号人物、半导体行业名副其实的大佬蒋尚义技术挂帅,出任CEO。

此举震动两岸,弘芯一时风光无两。

直到去年8月,武汉市自曝弘芯经营风险,资金链面临断裂。随后,据说靠蒋尚义个人关系进口来的大陆唯一7nm工艺光刻机,也被抵押换了钱。

这半年,弘芯做了哪些挣扎?

“顶流”半导体项目烂尾,对芯片国产替代,有哪些影响?

员工还在准备复工,突然就被遣散了

按照集微网从内部人士处获得的消息,2月27日,武汉弘芯半导体高层在内部群中发布通知:

结合公司现状,公司无复工复产计划,经公司研究决定,请全体员工于2021年2月28日下班前提出离职申请,并于2021年3月5日下班前完成离职手续办理;休假人员可于线上办理。

至于遣散后是否有补偿,目前无从得知。

有内部员工说,消息在发布前没有任何征兆,各部门依然在为正常投产做准备。

也就是说,去年8月爆雷后,弘芯仍然维持运转,一部分员工仍然值守岗位。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这位员工还说,这半年以来,公司内部不断传出“公司高层与投资方洽谈”、“复工复产”、“小米、华为等投资方接手”等消息,但到目前为止全部未落实。

从抵押光刻机到全员遣散,这半年弘芯在干什么?

“求收购”。

这是半年来武汉弘芯的主要工作。

去年7月30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官方文件,自爆: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项目基本停滞,剩余千亿资金今年难申报。

8月,国内媒体普遍关注到相关消息,量子位也报道过“弘芯抵押国内唯一7nm光刻机”的消息。

武汉弘芯的窘境,以及背后的“骗局”,不断被各家挖掘发酵。

已经辞职的蒋尚义,对《南华早报》说:“我在弘芯的经历是一场噩梦。”

2020年11月,武汉东西湖区收购了持有弘芯90%股份的光量蓝图,完全接管了弘芯。

政府在接盘弘芯烂摊子后,清退了原创始人,并派出了一支游说团到上海等地四处寻求收购,

但从如今全员遣散的光景来看,武汉弘芯的出路更加渺茫了。

所以,武汉弘芯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样的骗术既蒙政府,又骗过了行业专家?

蒋尚义是被“骗进”弘芯的?

根据36氪对弘芯内幕的挖掘报道,这场“计划骗1000多亿”的局,出自三个全无半导体专业背景,甚至最高只有大专学历的“创始人”。

先熟悉一下这几个名字:

北京光量蓝图,这是之前持股90%的武汉弘芯大股东。

曹山,弘芯最早的“攒局者”,之后的弘芯董事之一。

龙伟,曹山、弘芯背后的神秘操盘手、董事长,据说能量颇大,敲开了武汉当地政府的大门。

李雪艳,龙伟找来出面实际管控弘芯的“总经理兼董事”。

其中,曹山被曝只有小学文凭,混迹江湖多年,长袖善舞,能说会道。据说“曹山”这个名字也是化名,因为之前“犯事太多”。

李雪艳,卖过烧酒、开过饭店、还倒卖过中药。弘芯之前,她从未干过芯片。

龙、李二人还将多位亲信安插进弘芯任关键岗位,诸如董事会监事李月茹,有内部人士称,其此前是负责照料李雪艳日常起居的“贴身保姆”。

就这样,在一支创始团队学历绝大部分大专以下的核心带领下,千亿级别的武汉芯片投资项目,开始了。

曹、李二人,先在北京成立北京光量蓝图,注册资本18亿。

其后,北京光量蓝图和武汉武汉东西湖区湖区合资成立武汉弘芯半导体,注册资本20亿,北京光量蓝图持股90%。

2亿由武汉东西湖区下属投资公司认缴。而北京光量蓝图应缴的这18亿,直到弘芯爆雷、政府接管,一分钱也没到位。

根据日后和弘芯产生纠纷项目的总包商高层透露,弘芯股东的原话是:

“因为不太方便,所以设立了光量这个空壳公司,来撬动弘芯项目。”

武汉市发改委的《 2020 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 》红头文件中,武汉弘芯的半导体的总投资达到了 1280 亿人民币。

但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弘芯并未上湖北省级重点建设计划,这与2019年不同。

无论如何,弘芯厂房从此开建。据说,厂房图纸是龙伟托人从设计院拿到的中芯国际旧厂房图纸,其实对先进制程芯片来说完全不达标。

内部人士透露,曹山曾对身边人说:“芯片太复杂,我不是真的想做芯片。我就想把厂房建好,搞土建我们熟啊,可以上下其手。”

但是只有规划和图纸还不够,“创始人”为了演的更真,真的需要一个技术团队。

弘芯团队借用武汉市背书相关消息,大肆宣传,行业内人称“蒋爸”的蒋尚义老先生,决定加盟。

△图片来源:36氪

蒋尚义的带动效应,直接为弘芯带来了50多位原台积电技术骨干,还有唯一一台7nm ASML光刻机。

“弘芯有个蒋尚义,蒋爸带了光刻机”,每一件事,都是国内半导体界顶天的大事。

但是,这位半导体行业大佬,在弘芯说话似乎并不管用。后期因为管理和业务问题与董事会闹僵后,也被架空,成为弘芯各种公众活动站台的“金字招牌”。

有半导体从业人员表示,准确地讲,蒋尚义其实是被骗进弘芯。在中芯国际,蒋尚义没能实现自己的抱负,离职后郁郁不得志,急于做事情的他,前期被弘芯管理层“政府投资1000亿、造芯报国”等等游说迷惑。

去年六月,蒋尚义从弘芯辞职,对于在弘芯的经历,“不愿意多谈”。

武汉市投资千亿元的半导体项目,最终变成一地鸡毛。

一场弘芯骗局,造成多少损失?

前面已经说过,攒局者3人,一分没出。

截至2020年6月蒋尚义离职,弘芯大额收支如下:

数据来源:36氪

估算下来,假如政府的153亿投资款全部到位、所有欠款都已结清,弘芯账上理应还剩大约124亿元。

天眼查显示,2020年9月,一家名为盛品精密气体(上海)有限公司和弘芯的诉讼中,弘芯账户内的余额被查封。判决结果显示,彼时弘芯的账户中只剩下1500万元左右。

100多亿去哪了,现在还没人说得清。

几个“局中人”,也各有结局。

退出弘芯后,蒋尚义重新加入了中芯国际。尽管工资只有台积电时期的1/5,更吸引他的是完成先进制程的事业。

2020年年初,曹山、龙伟相继退出北京光量蓝图,逐渐与弘芯切割,只留李雪艳站在台前。

政府接管后,清退李雪艳。

目前龙伟去向不明。

曹山仍继续流窜各地,用相似的手法复制“芯片局”。

据36氪报道,曹山手中握有多个操盘中的芯片项目。

自 2018 年 11 月起,曹山相继成立珠海逸芯、云芯国际、湖北天芯、济南泉芯……

弘芯爆雷后,曹山依然在济南将“泉芯”项目搞得风生水起,用和弘芯同样的套路,撬动了济南当地拿出上亿资金建厂。

离开弘芯后,曹山才向身边人松口:“哈哈,台湾人(指蒋尚义)可真好骗,这就是一个局,让他来做接盘侠。”

这样的套路还能不能玩的通,现在还不知道。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我国共有芯片相关企业6.65万家,2020年全年新注册企业2.28万家,同比大涨195%。

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去年10月份,点名了中国这场“芯”病:国内投资集成电路产业热情高涨,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进入行业,个别地方对集成电路规律认知不清,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

而对于个别造成重大损失的芯片项目烂尾,将问责。